寫在「一碗清湯蕎麥麵」之後
一碗清湯蕎麥麵 / 栗良平作
對於麵館來說,最忙的時候,要算是大年夜了。北海亭麵館的這一天,也是從早就忙得不亦樂乎。平時直到深夜十二點還很熱鬧的大街,大年夜晚上一過十點,就很寧靜了。
北海亭麵館的顧客,此時也像是突然都失蹤了似的。
就在最後一位顧客出了門,店主要關門打烊的時候,店門被咯吱咯吱地拉開了。一個女人帶著兩個孩子走了進來。六歲和十歲左右的兩個男孩子,一身嶄新的運動服。女人卻穿著不合時令的斜格子短大衣。
“歡迎光臨!”老闆娘上前去招呼。“啊……清湯蕎麥麵……一碗……可以嗎?”女人怯生生地問。那兩個小男孩躲在媽媽的身後,也怯生生地望著老闆娘。“行啊,請,請這邊坐。”老闆娘說著,領他們母子三人坐到靠近暖氣的二號桌,
一邊向櫃檯裏麵喊著,“清湯蕎麥麵一碗!”
聽到喊聲的老闆,抬頭瞥了他們三人一眼,應聲回答道:“好咧!!清湯蕎麥麵一碗——”
案板上早就準備好了麵條,一堆堆像小山,每一堆是一人份。老闆先抓起一堆,繼而又加了半堆,一起放進鍋裏。老闆娘立刻領悟到,這是丈夫特意多給這母子三人的。
熱騰騰、香噴噴的清湯蕎麥麵一上桌,母子三人立即圍著這碗麵,頭碰頭地吃了起來。“真好吃啊!”哥哥說。“媽媽也吃呀!”弟弟夾了一筷子麵,送到媽媽口中。不一會,麵吃完了,付了150元麵錢。“承蒙款待。”母子三人一起點頭謝過,出了店門。“謝謝,祝你們過個好年!”老闆和老闆娘應聲答道。
    
過了新年的北海亭麵館,每天照樣忙忙碌碌。一年很快過去了,轉眼又是大年夜。和以前的大年夜一樣,忙得不亦樂乎的這一天就要結束了。
過了晚上十點,正想打烊,店門又被拉開了,一個女人帶著兩個男孩走了進來。
老闆娘看那女人身上那件不合時令的斜格子短大衣,就想起去年大年夜最後那三位顧客。“……這個……清湯蕎麥麵一碗……可以嗎?”“請,請到裏邊坐,”老闆娘又將他們帶到去年的那張二號桌,“清湯蕎麥麵一碗——” “好咧,清湯蕎麥麵一碗——”老闆應聲回答著,並將已經熄滅的爐火重新點燃起來。“喂,孩子他爹,給他們下三碗,好嗎?”老闆娘在老闆耳邊輕聲說道。
“不行,如果這樣的話,他們也許會尷尬的。”老闆說著抓了一份半的麵下了鍋。
桌上放著一碗清湯蕎麥麵,母子三人邊吃邊談著,櫃檯裏的老闆和老闆娘也能聽到他們的聲音。“真好吃……”“今年又能吃到北海亭的清湯蕎麥麵了。”“明年還能來吃就好了……”吃完後,付了150元。老闆娘對著他們的背影說道:“謝謝,祝你們過個好年!”
這一天,那母子們被這句說過幾十遍乃至幾百遍的祝福送走了。
生意日漸興隆的北海亭麵館,又迎來了第三個大年夜。從九點半開始,老闆和老闆娘雖然誰都沒說什麼,但都顯得有點心神不定。十點剛過,員工們下班走了,
老闆和老闆娘立刻把牆上掛著的各種麵的價格牌一一翻了過來,趕緊寫好“清湯蕎麥麵150元”。其實,從當年夏天起,隨著物價的上漲,清湯蕎麥麵的價格已經是200元一碗了。
二號桌上,在30分鐘以前,老闆娘就已經擺好了“預約”的牌子。到十點半,店裏已經沒有客人了,但老闆和老闆娘還在等候著那母子三人的到來。他們來了。哥哥穿著中學生的制服,弟弟穿著去年哥哥穿的那件略有些大的舊衣服,
兄弟二人都長大了,有點認不出來了。母親還是穿著那件不合時令的有些褪色的短大衣。
“歡迎光臨。”老闆娘笑著迎上前去。“……啊……清湯蕎麥麵兩碗……可以嗎?”母親怯生生地問。“行,請,請裏邊坐!”老闆娘把他們領到二號桌,順手將桌上那塊預約牌藏了起來,對櫃檯喊道:“清湯蕎麥麵兩碗!”“好咧,清湯蕎麥麵兩碗——”
老闆應聲答道,把三碗麵的分量放進鍋裏。
母子三人吃著兩碗清湯蕎麥麵,說著,笑著。“哥哥,小淳,今天,媽媽我想要向你們道謝。”“道謝?向我們?……為什麼?”“你們也知道,你們的父親生前欠下了八個人的錢。我把撫恤金全部還了債,還不夠的部分,就每月五萬元分期償還。”“是呀,這些我們都知道。”老闆和老闆娘在櫃檯裏,一動不動地凝神聽著。“剩下的債,本來約定到明年三月還清,可是實際上,今天就可以全部還清了。”“啊,這是真的嗎,媽媽?”“是真的。大兒每天送報支持我,淳兒每天買菜燒飯幫我忙,所以我能夠安心工作。因為我努力工作,得到了公司的特別津貼,所以現在就能夠全部還清債款。”“媽!哥哥!真是太好了,不過以後請讓小淳繼續做晚飯!”“我也繼續送報。弟弟,我們一起努力吧!”
“謝謝,真是謝……謝……”
“弟弟和我其實有一個秘密,一直都沒有跟媽媽說,那是....十一月的一個禮拜天,小淳的學校通知家長要去參觀教學課程,弟弟的老師還特別附了一封信,說弟弟的一篇文章被選為全北海道的代表,將參加全國的作文比賽。正因為這樣,家長會的那天,老師要弟弟自己朗讀這篇作文。可是老師的信如果給媽媽看了,媽媽一定會向公司請假,去聽弟弟朗讀作文,於是,弟弟就沒有把這封信交給媽媽。這件事我也是聽小淳的同學說才知道的,所以家長會那天,是我去了。”“哦,是這樣……那後來呢?”
“老師出的作文題目是,‘你將來想成為怎樣的人’。而弟弟寫的題目是《一碗清湯蕎麥麵》,一聽這題目,我就知道寫的是北海亭麵館的事。當時我就想,弟弟這傢伙,怎麼把這種難為情的事都寫出來了。
“作文寫的是:父親死於交通事故,留下一大筆債。媽媽每天從早到晚拼命工作,我去送早報和晚報……弟弟全寫了出來。接著又寫,十二月三十一日的晚上,母子三人吃一碗清湯蕎麥麵,非常好吃……三個人只買一碗清湯蕎麥麵,麵館的叔叔阿姨還是很熱情地接待我們,謝謝我們,還祝福我們過個好年。在弟弟聽來,那祝福的聲音好像是在對他說:不要低頭,!加油啊!要好好活著!因此,弟弟希望長大後,也能開一家日本第一的麵館,然後也對顧客說:‘加油啊!’、‘祝你幸福!’、 ‘謝謝!’弟弟大聲地朗讀著作文……”
此刻,櫃檯裏豎著耳朵、全神貫注聽母子三人說話的老闆和老闆娘突然不見了。原來是躲在櫃檯後面。只見他們兩人面對面地蹲著,一條毛巾一人抓一頭,正在擦著奪眶而出的眼淚。“作文朗讀完後,老師說:‘今天小淳的哥哥代替他母親來參加我們的家長會,現在我們請他來說幾句話……’”“哥哥都說了些什麼?”媽媽問
“因為太突然了,開始不知說甚麼好。我就說:謝謝大家平時對小淳的關愛,我弟弟每天必須買菜做晚飯,常常會在團體活動中急忙地回家,一定給大家添了許多麻煩,剛剛我弟弟讀《一碗清湯蕎麥麵》的時候,我感到很難為情,但是看見弟弟挺胸大聲讀完,我才知道感到難為情的那種心情真的很羞恥。這些年來....媽媽只叫一碗湯麵的那種勇氣,我們兄弟絕對不會忘記....我們兄弟一定會好好努力,好好的照顧母親,今後仍然拜託各位多多關照我弟弟。我就說了這些……”
母子三人,靜靜地,互相握著手,良久。繼而又歡樂地笑了起來。和去年相比,像是完全變了個模樣。母子三人將作為年夜飯的清湯蕎麥麵吃完後,付了300元。 “承蒙款待。”母子三人深深地低頭道謝,走出了店門。“謝謝,祝你們過個好年!”老闆和老闆娘大聲向他們祝福,目送他們遠去……
   
又是一年的大年夜降臨了。北海亭麵館裏,晚上九點一過,二號桌又擺上“預約”的牌子等待著母子三人的到來。可是這一天始終沒有看到他們三人的身影。
一年,又是一年,二號桌始終默默地等待著:可是,母子三人還是沒有出現。
北海亭麵館因為生意越來越興隆,店內重新進行了裝修。桌子椅子都換了新的,只有二號桌卻依然如故,老闆夫婦不但沒感到不協調,反而把二號桌安放在店堂的中央。
“為什麼把這張舊桌子放在店堂中央?”有的顧客感到奇怪。於是,老闆夫婦就把“一碗清湯蕎麥麵”的故事告訴他們。並說,這張桌子是一種對自己的激勵。而且,說不定哪天那母子三人還會來,
這個時候,還想用這張桌子來迎接他們。
就這樣,二號桌被顧客們稱作“幸福的桌子”,二號桌的故事也在到處傳頌著。有人特意從老遠的地方趕來,有女學生,也有年輕的情侶,都要到二號桌吃一碗清湯蕎麥麵。二號桌也因此名聲大噪。
時光流逝,年復一年。這一年的大年夜又來到了。
這時,北海亭麵館已經是這條街商會的主要成員,大年夜這天,親如家人的朋友、近鄰、同行,結束了一天的工作後,都來到北海亭,在北海亭吃了過年麵,聽著除夕夜的鐘聲,然後親朋好友聚集起來,一起到附近神社去燒香磕頭,以求神明保佑。這種情形,已經有五六年了。
今年的大年夜當然也不例外。九點半一過,以魚店老闆夫婦捧著裝滿生魚片的大盤子進來為信號,平時的街坊好友三十多人,也都帶著酒菜,陸陸續續地會集到北海亭。店裏的氣氛一下子熱鬧起來。
知道二號桌由來的朋友們,嘴裏沒說什麼,可心裏都在想著,今年二號桌也許又要空等了吧?
那塊“預約”的牌子,早已悄悄地放在了二號桌上。
狹窄的坐席之間,客人們一點一點地移動著身子坐下,有人還招呼著遲到的朋友。吃著麵,喝著酒,互相夾著菜。有人到櫃檯裏去幫忙,有人隨意打開冰箱拿東西。
十點半時,北海亭裏的熱鬧氣氛達到了高潮。什麼打折資訊啦、海水浴場的豔遇啦、添了孫子之類的,店裏已是人聲鼎沸。
就在這時,店門被咯吱咯吱地拉開了。人們都向門口望去,屋子裏突然靜了下來。兩位西裝筆挺、手臂上搭著大衣的青年走了進來。
這時,大夥才都鬆了口氣,隨著輕輕的歎息聲,店裏又恢復了剛才的熱鬧。
“真不湊巧,店裏已經坐滿了。”老闆娘面帶歉意說。
就在拒絕兩位青年的時候,一個身穿和服的女人,深深埋著頭走了進來,站在兩位青年的中間。 店裏的人們,一下子都屏住了呼吸,耳朵也豎起來了。
“啊……三碗清湯蕎麥麵,可以嗎?”穿和服的女人平靜地說。聽到這話,老闆娘的臉色一下子變了。
十幾年前留在腦海中的母子三人的印象,和眼前這三人的形象重疊起來。
老闆娘指著三位來客,目光和正在櫃檯裏忙碌的丈夫的目光撞到一處。“啊,啊……孩子他爹……”面對著不知所措的老闆娘,兩位青年中的一位開口了。“我們就是十四年前的大年夜,母子三人共吃一碗清湯蕎麥麵的顧客。那時,就是這一碗清湯蕎麥麵的鼓勵,使我們三人同心合力,度過了艱難的歲月。
這以後,我們搬到母親的老家滋賀縣去了。
“我今年通過了國家醫生資格考試,現在在京都的大學醫院當實習醫生。明年四月,我將到札幌的綜合醫院工作。還沒有開麵館的弟弟,現在在京都的銀行裏工作。
我和弟弟經過商量,計畫了這個生平最奢侈的行動------就這樣,今天我們母子三人特意趕到札幌的北海亭,想要麻煩你們煮三碗清湯蕎麥麵。”
邊聽邊點頭的老闆夫婦,淚珠一串串地掉下來。坐在門邊的蔬菜店老闆,嘴裏含著一口麵聽了半天,直到這時才把麵咽下去,站起身來。“喂、喂、老闆,怎麼啦?準備了十年一直等待這一天來臨,那個除夕十點過後的預約席呢?趕快招待他們啊!快呀!”被蔬菜店老闆一說,老闆娘才清醒過來。“歡……歡迎,請,請坐……孩子他爹,二號桌清湯蕎麥麵三碗——”“好咧——清湯蕎麥麵三碗——”淚流滿面的丈夫差點應不出聲來。店裏,突然爆發出一陣不約而同的歡呼聲和鼓掌聲。店外,剛才還在紛紛揚揚飄著的雪花,此刻也停了。皚皚白雪映著明淨的窗子,那寫著“北海亭”的布簾子,
在正月的清風中,搖著,飄著……
**********************************************************************************
本文是日本著名作家栗良平1987年的作品,
經某電台在年末廣播放送後,
引起廣大回響,
無數聽眾去信要求重播。
一位國會議員拿到議事廳朗讀,全場為之肅靜。
日本人感動得掉進“一億眼淚”的海。
在??,
連商場中人也受到此文激勵;
三星集???李健熙,
一再?召?工??文中母子三人面?逆境?忍不拔的精神,和面?老板夫??商的人情之美。
擁有廣大讀者群的中國《讀者》月刊亦曾在1989年刊載該文,
「引發的反響幾乎是靜悄悄的“革命”」。
2000年中央??台播放了由日方拍?的同名?影。 
我的情感不像狹隘的日本人那麼豐富,
也不覺得它有多感人;
倒是麵館主人頗富人情味的待客之道,
讓原本略顯沉重的不幸轉向輕快的溫情,
────把常見的寡小不向命運屈服故事超脫為帶有某種美感的溫情故事。
麵館主人以人性之美讓吃碗麵的商業交易昇華為一種善意相待的人間情懷,
而母子三人卻完全不知他們的善心美意,
正是這種飽含真善的樸素之美憾動人心。 
母子三人第一次叫了一碗湯麵, 但老闆多放了半碗的份量。 
第二年三人仍舊叫了一碗湯麵,
老闆娘提議:「孩子他爹,給他們下三碗,好嗎?」
做丈夫的不同意:「不行,如果這樣的話,他們也許會尷尬的。」卻撒下一碗半的份量。
第三年,
過了九點半,
夫妻兩即開始有點心神不寧。
十點一到,立刻把牆上的價目牌全部翻轉過來,
並趕緊寫一張“清湯蕎麥麵150元”,維持不變的價格。
老闆娘領母子三人就坐時,還順手將一小時前就擺好的預約牌藏了起來。
他們叫了兩碗湯麵,但老闆多加了一人份。
第四年除夕雖不見母子三人現身,二號桌依舊擺上預約牌。
之後很多年那被主人預約的二號桌客人仍不見蹤影。
直至店內改裝,桌椅都已換新,唯獨二號桌卻依然如故。
老闆夫婦不但沒感到不協調,反而把二號桌安放在店堂中央,
好像在鼓勵自己,當有一天那三個客人再度光臨時, 
仍然要用這張舊桌來歡迎他們。
就這樣舊桌、舊情虛位以待多年。
直到十二年後,
母子三人終又重現北海亭麵館。
這個故事動人的地方是:
我知道你會來,我在等著你;
即使你沒有來,我還是會為你預留────十幾年不斷的預留。
麵館夫婦為母子三人預留的並非單純的一張舊桌或是不動的價目表。
他們仍保有當日的盛情────樂意在除夕夜十點用一碗湯麵招待三位客人讓賓主盡歡。
這個故事引申的意義是:
我們是否也該為久無音訊的老同學、老朋友甚至老情人保留一點往日情懷?
也許就在你夢想不到的時刻,在你意想不到的地方,
那沉睡心中多年的故人會翩然出現在你眼前。


 

.
創作者介紹

Sammi Cheng

bwllerrpxd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