車禍記錄5/27日
下午爸爸的朋友來探望,這位朋友以前算是爸爸的老闆,老闆一直鼓勵著爸爸,可是爸爸好失志,爸爸雖然是嚴父,但偶爾也會像朋友一樣和我們嘻嘻哈哈的,我們都知道爸爸自感沒尊嚴,覺得自己很沒用,但爸爸不需自責,這一切都是肇事者所致,最該受苦、受罪的人是肇事者才對!
媽媽下午坐接駁車回來,一時突然很憂鬱,心裡憂心忡忡不禁在車上掉了眼淚,記得有一部日劇叫 一公升的眼淚,我們應該是 一公升的鼻涕,造化弄人~讓我們全家大大小小身上的細胞早已死光光,無時無刻活在神經緊繃的苦日子裡,看護為了顧爸爸和隔壁床的看護吵了起來,我們對看護也是很抱歉~其實看護可以選擇不顧爸爸,但這些日子從4/21~5/24日,看護也是一直陪伴著爸爸,真得是很感謝!除了感謝還是感謝!
大哥今天收到桃園地方法院寄來的傳票。



.msgcontent .wsharing ul li { text-indent: 0; }



分享

Facebook
Plurk
YAHOO!



 

.
創作者介紹

Sammi Cheng

bwllerrpxd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